种子文学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原创文学 > 中学原创 >

定格在记忆中的画面

时间:2016-12-18 作者:墨染微凉 点击:
       定格在记忆中的画面撑一把小伞,伴着江南如丝般的温柔细雨,漫步在田间小路上,穿过已有百年历史的石桥,不知不觉来到这棵树下。粗壮的枝干,曾记录下多少光阴的故事。
       视线慢慢模糊,抬头仰望细雨,依稀看见一个身影。外婆,是你么?泛着黄晕的大地,风把麦香的味道吹进这个有着我无数回忆的地方。抚摸着老屋深深浅浅的痕迹,似乎回到以前那美好时光。外婆慈祥的笑,无限的爱和包容,现在,却只能变成回忆。但,与外婆相处的点点滴滴,永远定格在我记忆的画面中。父母要出去城市工作,只能狠心地把2岁的我扔给外婆照顾,从那时起,我便与外婆度过了童年时光。记忆中外婆门前有一棵桂花树,每次开花的时候,整个屋子都弥漫着桂花香,我与外婆经常坐在桂花树下的石桌上,一起吃饭。外婆常常会拿着她那副老花眼镜,静静地看着报纸,可我很调皮,嚷着也要看,外婆没有办法,一字一字地念给我听,我通常都是“三分热情”而已,没过一会就跑去玩了。外婆很无奈地摇了摇头。我开始上幼儿园了。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,那时候我哭哭啼啼,死活不肯上校车。不知怎的,外婆一反常态,板起了脸,狠狠地打了我。“上学都不肯,那么好的机会却不珍惜,以前外婆想上都没得上,真是丢脸。”我觉得很委屈,越哭越大声。外婆不理会我哭,硬是把我塞上了校车,“给我好好听话。”丢下这句话后,外婆就走了。看着渐行渐远的外婆,心里的委屈更大了。想着以后都不理外婆了!赌气地扭过了头。现在想来,应该感谢外婆啊!适应了环境后,外婆每天都会来接我。当我作业不会做时,我缠着她教我,外婆没读多少书,只能用拗口的普通话读课文给我听。虽然是这样,但我那时除了老师之外,最敬佩的就是外婆了。
       岁月无情,如今物是人非,外婆去世了。只留下我一人独守这棵桂花树。驻足痴望,似乎看见外婆依旧静静地看着报纸。外婆慈祥的笑,严厉的骂,还有那消瘦的背影,定格在我记忆的画面中,一直,永远,都不变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